•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教学科研 > 教学研究
    写什么 怎么写——《三国演义》描写艺术浅探之剪裁取舍
    【作者:李清成】【发布时间:2017-12-15】 【阅读次数:】【我要打印】【关闭

    中华传统文化经典作品写作启示系列

     

    写什么  怎么写

    ——《三国演义》描写艺术浅探之剪裁取舍

    湖北省万博客户端3.0 

    李清成

     

    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”一部《三国演义》,让多少人为之击节赞叹!其奇诡的谋划策略、宏大的战争场面、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等,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。本文选取两个视点,从剪裁取舍的角度,对这部鸿篇巨著作一些赏析,以为高中写作教学提供一点启示。

     

    视点一:同样的情节在不同的章节,同中求异,提示人物本质。请看孔明舌战群儒与蒋干中计——

    当其时,“刘表新亡,刘备新败”,曹军势大,孙权犹疑,刘备进无所出,退无可守,正在两难之际。孔明献计:“若有人到此,亮借一帆风,直至江东,凭三寸不烂之舌,说南北两军互相吞并。”果然,鲁肃到了。

    既至江东,未见吴主孙权,却先遭遇一班谋士。张昭先以言挑之,接着,虞翻、步骘、薛综、陆绩、严峻、程德枢轮番上阵,或责孔明徒有虚名,劳师无功;或讥孔明自不量力,自比仪、秦;或疑孔明出身卑鄙,师出无门;或笑孔明自比管、乐,好大喜功;或恐吓以曹操权势正盛,或揭短于刘备织席贩屦。

    这一节名为“舌战群儒”,真个是唇枪舌剑,其情形丝毫不亚于血肉横飞的战场。一边是巧舌一张,一边是如簧一群。东吴谋臣挖空心思、刁难种种,结果呢,却被孔明“这一篇言语,说得张昭并无一言回答。”其余或默然无语、或满面羞惭、或不能对答、或语塞、或低头丧气而不能对以至于尽皆失色。

    显然,作者之笔触,意在表现孔明之智,张昭等一干谋士,恰好是布景完整的陪衬。因此,才称得上“舌战群儒”而不是“群儒舌战”。作者笔力所向,专在于直接描写人物语言。话说到点子上,正义与怯弱不言既明。

    再看,蒋干凭借同窗交契,主动请缨,愿凭三寸不烂之舌往江东说周瑜来降。

    既至江东,尚未开口,就被周瑜点破“说客”身份,已是掩饰不住十分尴尬。接着又被周瑜一句“今日宴饮,但叙朋友交情;如有提起曹躁与东吴军旅之事者,即斩之!”封住了口。接下来又被周瑜携手巡营观阵,吓得面如土色。在周瑜酒酣叙旧、抵足而眠的情感烟雾里,被弄得晕头转向。当此情形里,那蒋干除了唯唯连声,哪里还能说出半句游说之词来?

    显然,作者写蒋干,正是以其自诩“三寸不烂之舌”的轻狂,嘲讽其口舌木讷之实。其笔锋所指,在于写蒋干的行为和心理。这在“偷信中计”一节中体现得十分充分。

    蒋干的表现,正如一个跳梁小丑。从偷视、大惊、暗读,到思(忖)、暗藏、勉强应之。周瑜似睡还语,蒋干战战兢兢。如此三番,挨近四更,又窃听得“张、蔡二都督道:急切不得下手”等语。自以为得计的蒋干,除了“潜步出帐,唤了小童,径出辕门飞棹回见曹操,还会做什么?还能做什么!

    这一节,着力写周瑜下套,蒋干中计。一个是半醉半醒、请君入瓮,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;一个是心怀鬼胎、自作聪明,掉进陷阱还兴奋得抓狂。写人物心理、行为,可谓力透纸背。

    同样是游说,孔明反客为主、不辱使命,言谈从容之间在读者面前立起了一座丰碑;蒋干处处被动、丑态百出,行为鬼祟之间交出了性命。同样的情节,从不同的角度加以表现,人物一智一拙的内在本质对比鲜明。这正是作者取舍剪裁的高妙所在。

     

    视点二:不同的情节在不同的章节,异中求同,彰显人物个性。请看曹操败走华容道与马谡失街亭——

    周瑜火烧三江口,曹操往北败走。途中,曹操三次大笑。

    第一次逃至乌林之西,宜都之北时,操见树木丛杂,山川险峻,乃于马上仰面大笑不止。诸将问曰:“丞相何故大笑?”操曰:“吾不笑别人,单笑周瑜无谋,诸葛亮少智。若是吾用兵之时,预先在这里伏下一军,如之奈何?”说犹未了,两边鼓声震响,火光竟天而起,惊得曹操几乎坠马。

    第二次走南彝陵,行至葫芦口时,操坐于疏林之下,仰面大笑。众官问曰:“适来丞相笑周瑜、诸葛亮,引惹出赵子龙来,又折了许多人马。如今为何又笑?”操曰:“吾笑诸葛亮、周瑜毕竟智谋不足。若是我用兵时,就这个去处,也埋伏一彪军马,以逸待劳;我等纵然脱得性命,也不免重伤矣。彼见不到此,我是以笑之。”正说间,前军后军一齐发喊、操大惊,弃甲上马。众军多有不及收马者。

    第三次从小路投华容道时,又行不到数里,操在马上扬鞭大笑。众将问:“丞相何又大笑?”操曰:“人皆言周瑜、诸葛亮足智多谋,以吾观之,到底是无能之辈。若使此处伏一旅之师,吾等皆束手受缚矣。”言未毕,一声炮响,两边五百校刀手摆开,为首大将关云长,提青龙刀,跨赤兔马,截住去路。操军见了,亡魂丧胆,面面相觑。

    按说,百万大军,几乎被一把大火烧得精光,自是十分垂头丧气才对。但曹操却三番大笑,为何?逃得性命的侥幸是多少有一点的,但其真正原因,恐怕还是在嘲笑周瑜、诸葛亮智谋不足,自以为更高看一步。

    这几处语言、神态描写,不仅把曹操的狂妄自负刻画得入木三分,也深刻地表现了曹操的远见卓识,同时也巧妙地反衬了诸葛亮料的料事如神,可谓一箭三雕,大有虚实相生之妙。

    再看马谡失街亭一节。甫到街亭,马谡笑曰:“丞相何故多心也?量此山僻之处,魏兵如何敢来!”其轻慢之态已溢于言表,为街亭之失埋下了祸根。

    当副将王平质疑“今若弃此要路,屯兵于山上,倘魏兵骤至,四面围定,将何策保之?”谡大笑曰:“汝真女子之见!兵法云:凭高视下,势如劈竹。若魏兵到来,吾教他片甲不回!”又犯了生搬教条的错误,以至坐失良机。

    当司马懿更换衣服,引百余骑亲巡前沿阵地时,马谡在山上见之,大笑曰:“彼若有命,不来围山!”更是盲目自大、信口开河,终于导致了街亭之失。

    同样是语言、神态描写,马谡纸上谈兵、迂腐可笑的形象活灵活现。在马谡这个前台演员的身后,诸葛亮无将可用以致百密一疏的无奈、司马懿老谋深算善于捕捉战机的持重形象也跃然纸上。

     

    两个视点,尽显精心剪裁、大胆取舍之妙。列夫·托尔斯泰说:“写作的艺术,不在于知道写什么,而在于知道不该写什么。”这话里边,实际上也包含了“怎么写”的道理。

    上一篇: 《高中议论文“层级力”、“序列化”实战演练》专著之序
    下一篇: 很抱歉没有了
     

    版权所有:万博客户端3.0,鄂ICP备17029726号-1 技术支持:荆州新闻网
    地址:荆州市荆州区荆北路67号,邮编:434020,电话:0716-8442118,QQ:137308262,28950363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100302000066号